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专访丨3年斩获33项专利的即时分子诊断企业到底有多牛?!

Ⅰ历史与科技交织
反恐、法医、航天这样的字眼距离我们十分遥远,对于奥然生物董事长余家昌先生来说,从航天10兆芯片通讯技术到高通量光电交换机,基本上高科技领域“好玩”的东西都玩了一遍。他的父母是去美国的第一代移民,中学之后的教育都在美国。1991年,还在读大三的余家昌去了美国航空航天局,开始接触到GPS(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全球定位系统),在那里获得的最大启发就是学校的理论距现实太遥远。1991年的GPS还是类似于大集装箱一样的设备,现如今GPS早已集成到手机芯片上。

1996年香港还未回归,驻港部队刚刚组建,中国自行研制开发的第一台64位超级小型计算机,在沈阳通过电子工业部主持的技术鉴定。也是1996年,美国火星探测器——“火星环球观测者”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的航天中心发射成功。余家昌先生当时在美国,他所在的团队是世界上第一波做有线通(27Mbps)和WiFi项目的人,那时他将自己家里的多台电脑全部用WiFi联网,远程用有线通下载,当时国内还在用14.4Kbps的拨号上网技术,“宽带上网”、WiFi听起来就是天方夜谭。后来GPS应用集成到了手机芯片,余先生已经非常熟悉系统自动化及系统芯片的技术工作,这时候就职于最早为华为作技术输出、被称为“以太网之父”的3COM公司。

2001年,震惊全世界的9·11恐怖袭击爆发。911事件后的一个星期,有电视新闻报道,有恐怖分子把含有炭疽杆菌的信件寄给数位国会议员,导致5人死亡,17人被感染。炭疽杆菌其实就是生化武器,打开信封从呼吸道进入肺部,很少量就可以毙命。该事件爆发的同一个星期,赛沛公司的实时荧光检测仪,通过qPCR技术检测微生物,可以很快检测出这种细菌,非常灵敏高效。

“这件事给我的触动很大,我决定转行至生物科技行业。三个星期后,我就进入了赛沛公司工作,参与GeneXpert系统研发工作。这就是全球第一款采用了微流控技术的全自动核酸提取、扩增、检测的仪器。”

“当时,共有2000余台GeneXpert检测模块在全美的邮局使用,遇到了很严重的质量问题。公司指定我为总负责人,直接带领各团队,包括光学、电子、软件、结构、模具、零件等不同团队来解决产品质量问题。”

与余先生的对话由此展开,让我们一起看看不到四年就拿到33项专利的奥然生物究竟有多牛。

1.jpg
Ⅱ 从芯片到系统
CACLP:最开始您的专业是电子工程、数学系,后来进入生物学、分子诊断医疗领域,您怎么理解这次跨界?

余先生:对于不同的国家,大学的学科设置和专业也不太一样。我们学的所谓电子工程也好,电子电气工程也罢,辐射面都比较广,这是由大环境造成的。当年在硅谷读大学,那里差不多是所有高科技的发源地。硅谷里很多知名的创业者或高管都来我们学校当过导师。除了理论的东西,很多实际操作都能学到,而且还可以直接到一些导师的公司里实习。像HP/安捷伦就贡献了好多仪器给我们大学,每个做实验的教室里每个学生都有一套完整的仪器去做实验。从自动化角度来说,没有什么跨界,唯一的差别可以从生命科学角度来说,你怎么去理解微生物,再去了解整个试剂耗材,如何对微生物进行核酸提取,再到荧光PCR检测这整个反应过程。如果一个技术的原理很复杂、操作很麻烦,我如何把它变简单,这就是系统自动化。
CACLP:您在赛沛公司带过数年团队,您怎么评价这段经历?

先生赛沛公司有个十多年前开发的产品很好,可以做TB检测及结核病耐药。这个产品别说10年前,就是现在研发也是比较有难度的,而且市场比较窄,但为什么他们选择去做这个产品,因为它的价值。一旦做好,能救很多人。我们中国现在也非常重视这方面的研究,奥然生物参与的国家“十三五”重大专项,我们的 Galaxy Nano 仪器和 IGS TB/RIF Lite 试剂产品将参与评估。赛沛公司产品的特点是能做耐药检测,加样进去到结果,这个步骤与国内外其他传统产品相比简单很多。曾经有人问我这款产品为什么这么难做,我认为首先要做自己懂的东西,产品从研发、零件制造到最终组装、测试的整个工艺流程,是一家企业的精华所在,没有长久的经验累积,单凭技术不可能模仿。刚开始我们做自己的产品也吃了很多亏,因为要做系统集成,系统要具备兼容性,与耗材、仪器里面如此多的技术捆绑在一起,变成一个自动化系统、智能化程度很高的产品,非常复杂。从某个角度来说,我们的一个智能盒产品就是一个PCR实验室,把一个PCR实验室要做的所有东西高度集成到一个小的智能盒里,需要颠覆传统思路。

Ⅲ  生存之道——差异化创新,掌握核心技术

CACLP:但是很多企业刚起步不可能有足够的资金做研发,生存的第一步是要先活下去,所以一切只能从仿开始。您怎么看这件事?

先生我回国十几年,看到很多人创业,也看到一些人一直在模仿。这个思路只要一开始就很难转变,理念已经将思维固化了,会影响到自主创新。所以这是一个产品设计思维起点和技术累积的过程。很多机构所谓的由科研产品转到产品量产,却因为缺乏经验最终并不能保质保量,他们在研发的时候是否有考虑DFT(可测试性的产品设计)和DFM(可制造性的产品设计)?未来成品是否能批量生产,批量之后要考虑什么,哪几个关键步骤需要什么工艺?很多时候制造的风险没有人提前了解清楚,研发产品一出来一直停留在样机的水平,放在那里不了了之。这些实际性的问题不可能在书本里学到。生物科技不是消费类电子,没有核心技术与工艺,模仿等同于自杀,活下去的概率是零。
CACLP:与跨国企业相比,本土企业和他们最大的差别在哪里?

先生本土企业很多依赖于资本驱动,他们需要实现快速的资金回笼。研发生物科技产品靠技术累积、人才和工艺,花时间精雕细琢仔细打磨,并不是说做就能做出好产品。看看跨国企业,例如Roche或者BD,他们斥巨资在科研项目上;还有国外的advanced technology development,就是某种技术尚未应用在产品上,但已经在研发的过程中,这是在给后期产品进行布局。本土的大部分企业更重视营销工作,对技术研发方面的投入比较少,没有长期的规划和沉淀的技术作支撑。奥然生物起步到现在近四年,在国内外申请了50多项专利,其中有33项获得授权,包括8项发明专利。这些知识产权就是我们企业自身价值的体现。我们是一个成长型的公司,现在的研发投入占比达到70%以上,未来有可能还会增加。
Ⅳ 由繁入简,精准便捷,善念驱使下的好产品
CACLP:作为研发人员中的一份子,您如何将理论及很高深的知识转化成普通人就能了解和操控的东西?

先生作为创业者要学会适应不同的工作转变,研发只是里面的一项工作。有个理解上的误区,作为技术人员最终都停留在技术层面吗?其实不然,我们想的都是一个解决方案。比如实验室里有这么多瓶瓶罐罐用来做化学反应,如果我是一个操作人员,我不想要这么多设备,不想有污染及交叉感染,我希望一个样品就能直接在仪器上得出结果,而不用等待3、4个小时、加很多种试剂、再用不同的设备出报告。我们的目的就是“傻瓜式操作”、简化流程。比如做GPS卫星通讯,怎样给他信号,告诉它我在哪里,再得知它在哪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其实这个实现的过程很复杂,但是你要把它简化,这就是系统自动化。
CACLP:该产品的定义是分子POCT吗?

先生我们对每个产品的定义,从技术到后续的最终成品都是模块化的设计。对于POCT的产品,它要求样品进结果出、快速、耗材常温保存、无需人工干预,这是POCT产品的基本要求,而在分子检测领域实现起来非常困难。所以分子POCT很少有公司能做出来,而我们是目前国内唯一的一家。奥然生物研发的产品最关键的是智能盒iCassette,我们根据客户的需求提供相应的耗材,比如法医和医疗检测用不同的耗材。另外传统PCR产品的关键是有需要-20℃储存的试剂,因此它对储存和运输的要求非常高。而奥然生物的iCassette对PCR试剂进行了冻干,从而可以进行常温运输和储存,可以选择空运而无需冷链,随要随到,即插即用。

2.jpg

我们的Galaxy平台是一个轻便型、可车载应急、可床边检测的设备,是一款真正的即时分子检测设备,可以给予终端客户最精准的检测。奥然生物的目标,是做即时分子诊断的引领者。我们真正的分子POCT产品已经开始量产。
CACLP:所以您一定不会随波逐流,而要走“标新立异”这条路?对于产品立项,您倾向于根据用户体验和客户需求做市场调研还是去国外吸取先进经验再进行筛选立项?

先生所谓随大流,可能有些资本的驱动,但是有一些投资机构的眼光还是蛮独到的,比如某种技术和产品的最终客户需求量会在哪里。我刚回国的时候,听到很多人讲“传染病”,当时对传染病没有真正意义的概念。当经历过SARS、禽流感、猪流感、埃博拉等病毒的时候,才深深有了体会。所以并不是我要定义什么,而是救命的产品我们必须要有。想想看,如果疫病发生的时候,通过奥然生物的产品,一个小时之内就会快速得知造成疫情的致病微生物到底是什么,一天之内甚至更短的时间就可以把患者与普通人隔离开,很多人的生命就会得到保障。现在很多第三方临检中心和我们洽谈合作,他们想把这种产品普及到社区、县级医院,这将会大大缩减诊断时间,也不会人人都往三甲大医院跑。

CACLP:普通老百姓做这种检测会不会很贵?是否已经在市场全面铺开?

先生既然我们立足中国,就会在成本上进行充分考量,因为国外的环境跟国内不一样,虽然整体成本可能不便宜,但我们用流程技术来降低成本。

虽然产品还没有在市场全面铺开,但我们已经踏入一个很重要的领域——公安刑侦市场。公安系统是为国计民生保驾护航的,一个案件的及时侦破,关系到正义、安全和民生。公安刑侦市场包含很多技术,比如视频、痕迹、DNA等。奥然生物进入的是DNA市场。目前刑侦DNA分析市场的国外产业链比较完整,而国内产业链处于刚起步的阶段,大部分企业只能提供试剂盒以及相关耗材,国内缺乏具备竞争力的全自动核酸提取工作站、PCR仪及基因分析仪。有进口的适应车载的DNA分析一体化工作站,仪器价格昂贵、试剂价格昂贵,导致买得起用不起。作为DNA分析的源头,对生物检材DNA的有效提取一直是一大难题,国内已经出现多种试剂盒,但对于案件的微量、接触类DNA检材,由于缺乏足够的灵敏度和提取效率,从而使DNA分析的成功率难以提高。
     
奥然生物的Sniffer系列产品,打破了国外垄断,可对案件检材进行安全高效的DNA提取、定量或扩增。特别是奥然生物自主研发的DNA提取分析仪,轻巧便携,适合车载,耗材成本也完全适合国情,从而使我们公安系统的科技人员可以减少工作量,提高工作效率。
Ⅴ 驶入IVD的新领域——法医市场
CACLP:奥然为什么要进入法医市场?

余先生:我们目前只涉猎了法医市场的一小部分,准确的说,是刑侦DNA市场。2016年,有个小插曲。一位朋友的朋友是做刑侦的,他找到我,说我们公安局DNA实验室目前有几个问题,一是容易污染,二是很多脱落细胞类检材提取灵敏度不好,三是自动化程度不高,人手不够用。他知道我已经从事DNA以及自动化研究十几年了,问我有没有好的办法可以帮他。我们很快就想到了解决方案,结果朋友的公安局用了反响很好,又带动了周边的一些公安局也使用我们的方案。于是我们又做了深入的市场调研,仔细了解用户需求,经过了多次试验,更改了多次方案,终于有了现在的操作简捷、无污染、自动化的Sniffer系列产品。“无污染”这个概念很关键,在做一个DNA提取分析的时候污染因素有很多,包括标本间交叉污染、试剂的污染、扩增产物污染、气溶胶污染等等。实验室一旦污染,将会导致实验室停用很长时间。污染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比如检测结果出错或检测不出来,有可能延误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时机,甚至有可能造成冤假错案,使无辜者蒙受不白之冤,使真凶逍遥法外。想象一下,这是多么可怕!如果污染发生在医疗机构呢?本来是个健康人,检测出来某种病毒吃药,可想而知结果更严重。如果采用奥然生物的产品,当样品进入iCassette的那一刻,在一个环境里面是负压的,整个过程就全密封了,仪器对这个盒子没有液体、没有气体、没有任何样品接触,这个盒子本身就是一个PCR实验室,我们的平台来驱动它进行检测。


CACLP:这么小的“实验室”,样本量大概要多少?

先生大概10多个细胞,我们的产品就可以捕捉到,灵敏度高并且结果可靠。整个检测的准确性还是要有非常完善的系统来保障,像AB的产品,经过十几二十年跑了一百多个国家,结果大家都认可,现在我们的设备也要做到这一点,虽然都属同类产品,但如此庞大的市场,多几家竞争对手完全不是问题。后续我们产品定义在二代、三代测序,还有其他检测领域,比如液体活检等,需求量都很庞大。
Ⅵ 欲达冥漠之都,无惧百马伐骥
CACLP:中国大地上的“人才大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境地,您不怕聚拢在身边的人才被“瓜分”干净?不怕您产品上市之后仿冒品满天飞?

先生做生物科技有这么简单吗?消费类电子可以,单做试剂也可以,我们做的是系统!什么叫系统?国内很多创业公司创业成本很低,随随便便几个人在大学念完博士,有几个课题,想几个点子就出来创业。这种类型的公司倒掉的非常多。很多创业企业设备和试剂都买别人的,然后在别人的基础上做一些试剂研发,再跟医院合作,核心价值在哪里?

一开始我们就将所有的核心技术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从原材料到应用都是我们自己的,专利是用来保护我们公司权利的,当然别人不怕投资打水漂就来模仿吧。我们不会请外面的机构去做研发,因为每个领域都有自己的人才。如果其它公司想来挖我的人,以前有过未来也不会断,而且工资也可能高过我们,但伙伴们和我一起合作这么久,大家知道我的做事风格,我有饭吃,大家就有饭吃,大家是捆绑在一起的,价值观一致,我们彼此了解,互相尊重,共同成长!

CACLP:奥然生物签约国家“十三五”重大专项,几年内要收到多大成效?

先生奥然生物参与的是TB耐药项目评估,我们产品在整个项目里占有较大的比例,自筹资金和补贴资金也较多。2018、2019、2020这三年,我们将与指派的几家医院合作来完成。该项目给了奥然生物非常正面的影响力——让国家和公众了解并认可我们的产品,也给奥然生物回报国家、服务社会的机会。国内TB市场花巨资购买进口产品作检测,国内企业也在仿这类仪器,但是进口厂家稍微改变一下耗材参数就导致仿制的仪器无法兼容,为什么?因为核心技术单纯依靠模仿是不行的。所以国内市场迫切需要有个国产的产品来参与这个项目,从技术和架构都是我们国家自己研发的产品,这款产品必将取代进口的产品。中国现在越来越强大,人民越来越富足,也逐渐开始注重生活各方面的品质,对健康也有了更高的需求,所以我们的产品未来可期。

CACLP:您如何管理团队?请简单阐述奥然的企业文化和愿景。

先生我们团队的研究成果可以改善人类健康,可以使很多人快速知道是什么病毒或细菌的感染,这就是奥然人的愿景--即时分子诊断引领者。

当我把自己的想法、要求、行动传递给团队的每一位成员,他们从技术角度和个人发展都有切实的满足感,从创业到现在,我的核心团队成员一个也没离开。归根结底还是价值观的问题,他们相信,我不单单是领导他们,还能帮助他们成长。我上一家创业公司在2012年卖给了国际知名诊断公司,那里就像一个窗口,我的每一个老部下只要从那里出来,国际500强都会抢过去当高管。想想这些人从毕业开始经历了一年、二年,离开时的成长有了质的跨越。后来,我自己要再次创业,我的核心团队涉及光、电、机、软、化学、生物等六大领域的成员都跟着我,共同扛起了整个系统的锻造。大家一起开心的做事,在平等的环境下解决问题并且彼此尊重。

创业不易,开心和眼泪都要承载,当年没有风投,天使投的钱有限,最初积累的股票全部卖光了,当年在美国拥有股权的老部下早已悠然的过上了“退休”生活。那个时候身边很多人都觉得我很笨,但我希望自己到这个世界上没有白来,能创造一些东西,留下一些东西,帮助一群人。中国和美国都鼓励精准医疗,我们能为此作出什么贡献?用药之前先诊断,不确诊时吃很多药都没用,就像很多人无论哪种情况都吃抗生素,其实都在伤害自己的身体。从分子生物、基因诊断的角度,从所有微生物里简单快捷的查出致病因素,帮到所有的人,这就是奥然生物的价值。

Ⅶ 开拓路上的同行者
CACLP:您找合作人,主要看中哪几方面?

先生在国内,我的创业伙伴是我上一家公司自己培养出来的老部下,他们以前是我团队的核心,现在变成我的创业伙伴。我在国外的背景是搞系统自动化的,应用试剂研发并不是我的强项,所以要找一个搭档来做,我在广州找了一个搭档,严格来说在国内是我见过的年轻人里比较有思路的“少数”,在技术应用领域非常灵活,他大学里的一位老师曾在国外工作了九年,手把手的把自己所学教给学生,因此他的知识面非常丰富,和我们的理念也非常契合。

CACLP:您看好科华吗?与科华怎么达成合作的?奥然未来的上市之路。

先生科华生物的丁总曾就职于生物梅里埃多年,他的背景和我有相似的地方,都有比较系统的国外教育以及工作经历。丁总做事非常有魅力,而且接触的行业应用很广,所以由他带领,科华生物发生了很多有意义的变化。与科华合作之前我与其他IVD行业的很多知名公司也深度沟通过,后来认定科华生物是我正确的选择。与人合作我更看重的是行事风格及理念的合拍,是赚一笔就撤还是真心实意做个好产品来服务于社会,因此我并不单纯从商业角度来考虑,而更加注重诚信和价值观。
从最初的“谈恋爱”到最终的搭伙“过日子”,我们和科华生物也聊了很久。作为国内最早上市的IVD顶尖企业,科华生物对每笔投资都非常慎重,也会做很深入的市场调研。尽管他们非常想投奥然生物,但行事依然严谨,请了全球最权威的市场调研公司安永,花了3个月的时间走访了120家国内医院进行调研,用详实的数据报告来证明:奥然生物的技术是如何符合市场需求、奥然生物为什么值得投资。
上市是很多股东最终的想法和要求,但并没有限定我们非要在4、5年之内上市,投资方给我们的自由度非常大。我始终认为把产品做好,未来让很多以前没有机会用我们产品的人使用,那时什么都会拥有。在与投资方合作之前,我就很坦率的告诉他们,我无法接受诸如对赌之类的条件,我不是个赌徒,从国外回来之前放弃了整个身家,如果不信任就不要投我;我和我的技术团队摆在这里,在短短的时间用自己的钱和朋友天使投的钱,申请了核心专利,做出了产品,这就是我们自身价值所在。所以投资方包括科华生物都理解并且支持我们。我们有期权计划,所以员工都不是在为我或者股东打工,他们都清楚,公司好,他们也会很好。
一个伟大的企业愿景很关键,我们做产品是为了“人类健康”而考虑,这个产品必须要做好。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就是觉得喜欢和“好玩”。当我从以前的公司退出重建团队的时候,我会给团队成员讲,大家一起做一些好玩的东西出来,不光产生经济效益还能切切实实让身边的人获益,自己也能保持健康,当产品开发出来大家肯定非常自豪。我的核心员工都是以前的老部下,也是整个管理和技术团队的中坚力量。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前面路一定异常艰苦,不会一帆风顺,但是我会带领团队,让大家看到奥然生物的成长!
结 语
与余家昌先生聊天如沐春风,不经意间就能吸收庞大的、有趣的信息量。从最初的“好玩儿”到救人于危难的执念,“救人”二字对他来说真的不是一句口号,2017年上海流感肆虐的时候,他的产品最短的时间内给自己的亲人作出了最精准的诊断,周围的员工、同事们随时随地都能受益于自家设备。他博学、谦和而又低调,潜心钻研心无旁骛,以精湛的技术吸引同仁向他问道,以诚信的魅力带领着自己的团队不断超越。CACLP小编愿奥然生物克世间一切忧患,攘人间所有疾苦,真正的做到:
屹立,
独秀,
四海,
弗迁!
受访者简介
3.jpg
姓名:余家昌/Steve Yu                              
公司:奥然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职务: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教育/工作经历:                               
毕业于美国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 , San Jose, CA 的电子工程及数学专业,本科学历。
●曾就职于美国Cepheid\3COM\Cypress Semiconductor\NASA,担任过高级项目经理,工程高级负责人,及高级系统设计负责人。
●在美国硅谷创立Yustek Solution公司: 一家系统电子设计顾问公司。
●创立Protgentech公司(凯晟)担任该公司的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公司在2008年荣膺红鲱鱼亚洲100强称号。
●创立GenturaDX (Protgentech 改名)公司,并担任首席运营官及董事,公司在2012年7月12号获美国分子生物公司Luminex 以$6000万美元现金收购。
●2014年创立Igenesis公司(奥然/奥健),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主要成就:
●至今申请了60项国内外知识产权专利,拥有36个分子诊断仪器及智能盒的专利授权, 其中包括6项美国专利及7项国内发明专利。
●2007年获得苏州高新区“十大青年创业先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相关 / 推荐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OT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