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张文宏:确诊病例这个时候是零,我倒是很担心

1.jpg

一个多月以来,张文宏大多数时间都“躲”在离市中心大约60公里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在这个上海收治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定点医院,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每天都要查房,都要仔细研究300多个确诊病例,并一直在摸索新冠病毒的“脾气”。

人们心目中直言不讳的“硬核”专家张文宏,标志性的黑眼圈和脱口而出的“金句”是他最大的特色。近日,张文宏在连续接受采访时表示,经济复苏了,不代表警惕性下降,确诊病例这个时候是零,他倒是很担心。世界上不会有电影里面看到的那种情形:把康复期的血浆输进去以后,病人就神奇般地开始恢复,这是不可能的。

1、预测到了开始,没有预测到结果
新冠肺炎刚刚暴发的时候,张文宏曾经预测中国抗疫可能出现三种情况:第一种是非常顺利的话,应该2-4个月能控制;第二种是胶着,大概需要6个月;第三种是中国控制不住,疫情席卷全球。
  
“现在中国的答卷正在交上来,确实2-4个月有可能控制住疫情。但是我们预测到了开始,却没有预测到结果。”张文宏说,“一开始以为中国控制住,世界就没事了;现在发现中国的情况逐步得到控制,世界却出事了。”
  
目前,境外日新增确诊病例已连续两天超过中国。张文宏说,“这个情况事实上就告诉我们,在全球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现在中国正在逐步得到控制,世界却出现了蔓延,这是非常令人忧虑的一件事情。”
  
张文宏认为,一个自己国家和地区要有一个非常好的防控策略,才有可能控制疫情。中国的经验不一定适合别的国家,别国的策略也不一定适合于中国。传染病最本质的东西是一样的,传染源如何控制,传播途径如何去切断,易感人群如何保护,因此接下去每个国家都要根据自己的国情,来制定适合自己的防控策略。
  
2、新冠肺炎症状像SARS,传播像流感  

张文宏说,只要整个国家的所有人,大家能够团结起来,把疫情防控作为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做,这个病的可防可治就是做得到的。
上海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是1月20日,目前上海确诊患者的出院率已经达到83%。张文宏说,从这一点来看,这个病是可治的。从防控的模式来讲,最初数字模型预测上海感染人数为数万人,但现在只有337人,所以从这一点来讲的话,这个病可控。
  
因为对新冠肺炎潜伏期长短、传播力大小、传播途径的确认等目前还有很多不同的说法,并且还存在潜伏期能传播、愈后复阳等现象,有人认为这次的新冠病毒“非常妖”。
  
张文宏说,把新冠肺炎脾气搞清楚了以后,你就不会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妖”的病毒。新冠肺炎症状有点像SARS,但是没有那么重,传播像是流感。特性有点介于SARS和流感之间,是非常有个性的冠状病毒。张文宏认为,随着对这个疾病认识的加深,应该把这个病直接叫2019冠状病毒病,因为它不仅仅是肺炎,有些轻症病人没有肺炎的表现,而有些重症患者不单单是肺的损害,还有心脏等多脏器的损害,所以它是整体的一个病。

3、疫情防控是一个体系,药物和疫苗不会带来神一样的结果
  
现在有很多人和机构在研发疫苗和药,张文宏表示自己没有掌握一手材料,很难去判断什么时候能出来。从SARS和MERS的防治来看,做药物和疫苗可能还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情。
  
张文宏说,虽然有一些病毒通过全球接种就没了,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短期内新冠肺炎的防控,还是不能太寄希望于药物和疫苗带来神一样的结果,现在仍然要寄希望于中国广大民众的力量,坚决执行现在的防控策略,巩固现阶段的成果,把新型冠状肺炎控制住。

张文宏认为,哪怕研发的进展非常顺利,拿到第一个疫苗估计要年底了。但现在不应该停止对疫苗和药物的研发,对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下一步流行会有用,对中国将来面临的可能流行会有用。

他也表示,疫苗和药物有了,就能搞定疫情吗?流感有疫苗和药物而且不止一种,但流感每年都有暴发,都有人死亡,所以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是一个体系问题,并不是说有一个疫苗或者药物就能解决。

4、经济复苏了,不代表警惕性下降

上海27日无新增确诊患者。张文宏说,确诊病例“这个时候是零我倒是很担心,这么多人进来怎么会是零呢?输入性的病例发现的越多,我们城市就越安全。”

在28日驾车回市中心的路上,张文宏遭遇到了堵车。他表示,这说明这个城市开始经济复苏了,但经济复苏了不代表防疫等级降低或者警惕性下降。各家医院发热门诊的筛查,事实比前一段做得更加紧。  

张文宏说,上海的防控等级现在还是很高,还是不鼓励出现密接度非常高的情况。疫情防控不是政府一家的事情,跟每一家都有关系,每个人都要有高度的警惕性。  

上海大概什么时候可以把口罩摘掉?张文宏说,可能要看所有返回上海的人基本上都来了,都复工了,然后上海没有发现新的病人,估计这个时间点就是把口罩全部摘掉的时间点,那到底是什么时候呢?最近几个礼拜可能还得先看一下。

5、新冠肺炎没有神药,血浆疗法并非立竿见影
谈到血浆疗法,张文宏表示,重症的病人用了恢复期血浆以后,可以促进病毒的转阴,但这并不意味着血浆疗法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任何疗法在治疗里都只占一部分,世界上不会有电影里面看到的那种情形:把康复期的血浆输进去以后,病人就神奇般地开始恢复,这是不可能的。血浆疗法,是用恢复期血浆里面一点点的特异性的抗体,把病人的病毒中和掉,促进它的转阴。比如,本来转阴是5天到10天,现在可以快到3天到5天,提高的比例也是非常有限的。

张文宏介绍,上海的方案非常明确,整合多学科团队的力量,西医重症、呼吸、感染、心脏等学科,还有中医的团队,大家一起做。对于重症病人的救治,不靠神药,是依靠所有的力量一起。

6、复检阳性不奇怪,全国未发现复检阳性病例再传人
对于目前大家比较关注的,有些地区出现个别出院病人核酸复检呈阳性的案例,张文宏表示,目前上海没有出现出院后复检呈阳性的病例,对此上海也有相关预案。张文宏介绍,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复检,取样是咽拭子,就是咽喉部位,咽喉部位在病毒量非常大的时候,取一次就阳性一次。当然会有少数临界出院的病人,持续处于低病毒载量。另一种可能是取样的质量不好。少数病人一开始两次阴性了,出院以后又变成阳性,出现这种情况是不奇怪的。

但是这种,应该注重的不是阴性或者阳性,而是复阳之后有没有再传给其他人?现在按照全国的数据,一个都没有。

上海市很早就做了预备方案。第一,会给病人同时做肛拭子。就是说有核酸吞咽下去,腹腔、肠道、大便里面可能也会有病毒,全部要求阴性。第二,出院以后,两个星期还要再采样随访。到目前为止,上海的病人没有出现复阳的。

7、上海防控成绩优秀
张文宏介绍,2月29日一批病人出院以后,上海85%的病人已经治愈。

张文宏表示,“防控的工作,整个上海是一盘棋,我做的事情非常有限,我就在这个医院,每天盯着300多个病人,让他们尽量能够活下来。这个目标,基本上我们到今天为止算及格。但是整个上海市的防控成绩,我认为是优秀。从疾控、医疗、道口还有小区,其实大家都看得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相关 / 推荐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OT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