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FDA新冠病毒检测(即时生效)指南(全文译)

特别鸣谢:王永强博士对全文的审校
译者(按照翻译顺序排列):
Bonnie Jin,Joy Ma,Tiki Wang,Deborah Gao

FDA虚拟市政厅系列
——新冠病毒检测(即时生效)指南
主持人: Irene Aihie
2020年4月22日
12:15 PM ET

Coordinator

欢迎大家并感谢你们的支持。在今天会议的问答环节之前,所有人处于只听的模式,届时您可以按下按键式电话上的* 1键来提问。我还想告诉大家,今天的会议正在录制中。如果您对此有何异议,请此时断开连接。现在我要连线Irene Aihie女士了。女士,您可以开始了。

Irene Aihie

谢谢您!大家好,我是CDRH传播与教育办公室的Irene Aihie。欢迎来到FDA的第五次电话市政厅会议,来帮助回答在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开发和验证SARS-CoV-2测试的有关技术问题。今天,体外诊断及放射健康产品评估和质量办公室主任Timothy Stenzel和设备与放射健康中心的医学事务副主任兼体外诊断首席医学官Sara Brenner将提供简要的最新情况。在开场白之后,我们将开始回答大家关于今天讨论的问题。现在,现场交给Timothy。

Timothy Stenzel

谢谢,也感谢所有今天和我们一起参加这个电话会议的人。非常感谢您们每天为应对这场疫情所做的努力。我们也正在努力工作,并且每天努力想尽快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欢迎您能合作和参与此过程。

我将做一些简短的介绍性发言——主要是一些更新。然后Sara会做一些补充。随后,我们将进入问答环节。

我之前在一些电话中提到过Abbott ID NOW现在已更新,已经删除VTM作为样本类型。我想我们会尽快把使用说明更新到我们的网站上。同样,作为示例类型的VTM现在不应该再与Abbott ID一起使用。相反,应该遵循直接应用拭子方法。

其次,我们对常见的问题在FDA网页上做了许多更新。我希望您能定期查看这些内容,如果你们上周还没来得及看,请仔细去看一下。我们所做的一些关键更新是,增加了可选提取化学试剂的数量,添加了Kingfisher 以及与Kingfisher、MagMAX相当的RUO。我相信这些可以从Thermofisher获得。

我们将继续研究所有有实用价值的选项。在这些决策中,我们以数据为动力,也以数据为基础,如果有其他选项,我们将尽快在“常见问题”页面上更新。我们知道,它可以给您至少现货短缺的棉签,培养基,和提取试剂。因此,我们将继续努力从监管的角度提供最大的灵活性,这样实验室和开发人员就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关于这一点,我想简单地提醒大家一下我们3月16日更新的实验室指南的一些细节,对于那些想要做某些修改变更的实验室来说,比如改变拭子培养基、提取试剂和PCR仪器。我只是做一个(不难理解的)相应桥接研究,这些研究应遵守您们自己的SOP,并且遵循CLIA 法规。您们无需做EUA更新即可实施这些更改。而且,我们很乐意看到这些更改是在自愿的基础上进行的,以便我们可以使其 (LDT) 更加名副其实。如果您要改用任何新的制造商生产的拭子,我们也很乐意看到该变动的信息,这些也不需要上报 FDA。

对于IVD制造商,他们还可以更新其EUA授权。一旦他们将产品的验证数据提交给了FDA,他们就可以立即在EUA下销售其更新的产品,FDA是可以同时审查该数据进行评估。我们将迅速评估其是否存在风险,如果存在风险,我们将立即联系制造商。但我们假设这些更新都是厂家事先完成了相应的验证后进行的。一旦我们重新审查这个案子,显然我们将会做出修订授权。这也就是昨天我们对Abbott ID Now的更新所做出的示例。

另一个较大的更新是,根据当前的紧急状况下我们批准了第一个样品在家采集方法。您们中很多人可能也已经知道这是用LabCorp(LDT)的家庭样品收集试剂盒。这个批准仅适用于LabCorp。他们进行了广泛的测试,证明使用这试剂盒将是安全准确的。我们批准的另一原因是他们使用的特殊更换类型的拭子, 即一种Q-tip型的棉签,我们还要求他们对每批试剂盒进行相当广泛的质量控制测试。

因此,尽管现在授权一个机构使用Q-tip型的棉签,但我们还是希望所有想考虑使用Q-tip型棉签的厂家仔细研究一下这是否会影响其测试性能。它会影响(LOD)灵敏度吗?也许这不是理想的替换类型,但是很明显,在LabCorp的授权条件下,我们认为我们正在恰当地保护患者并确保准确的测试。

因此,如果有任何开发人员对此有何疑问,我们很乐意通过CDRH-EUA-Teamplates@fda.hhs.gov来解答。如果您自愿向我们展示您对这些替代棉签类型的验证结果,我们将很乐意与您进行探讨。我仍要提醒大家,家庭收集和/或家庭测试需要FDA的批准才能启动EUA授权。这是为了确保病人在家里的安全以及测试是准确的。

我们正在与许多此类开发商进行对话。我们看到,这种方法的一个巨大的优势有其多种原因。其中之一是,可以对患者进行远距离采样检测,从而降低医护人员的风险,否则他们将在进行具有介入性的采样操作时,有可能感染上SARS-CoV-2病毒的风险。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原因,但这是最主要的驱动因素之一,就是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保护我们的医务工作者,他们都是英雄。谢谢大家。

另外我们将继续以唾液为样本类型。我们认为,可能需要一种样品防腐剂来保存病毒的RNA的完整性, 同时保存剂可能抑制具有破坏性的RNA酶。有些防腐剂有潜在的毒性,所以除了准确性之外,这也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我们会邀请正在准备将唾液作为样本类型的研发人员参加,与FDA讨论这些可能性。进而我们可以一起评估这种样本类型的准确性和安全性。

我们今天看到的一些数据有些异议,我们无法根据现有的数据进行授权。我们仍在评估正确的唾液样本采集时存在的其它因素,以确保准确和安全的测试。

继续谈谈血清学检测——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批准了四项血清学测试。尽管其中一些设计为即时检测,但目前还没有一个产品达到了即时检测的要求。这是因为厂家还没有提交任何表明在普通非专业用户手中进行了准确的测试后让我们可以授权的数据。这通常是要求在床旁条件的即时检测。

非专业使用者和进行测试的训练有素的实验室专业人员同样重要,我们想要确保获得准确的测试结果。

我还想更新一下我们正在进行的跨部门测试。这是一项自愿参加的测试项目。我们已经从许多不同的制造商那里收到了许多试剂盒。测试已经开始了。一旦找到解决方法,我们将立即公布结果。我只想说,其中一些信息是专有的。

我们正在寻找使信息公开化的方法。我们将为在跨机构测试中通过特定性能标准为制造商提供某种获取EUA授权的简化流程。通过这种清晰明了的方法,我们可以将这个跨机构团队衡量的性能检测结果向公众公开。

这次的跨机构联合涉及了与CDC,NCI/NIH和BARDA包括FDA等优秀而负责任的实体机构之间的合作。因此,感谢我们的跨机构合作伙伴,感谢您们能以这种令人敬畏的方式聚集在一起,共同评估这些自发参与测评的制造商们所提供产品的检测性能(至少在一定水平上)。

我们还与其他国际机构合作, 不仅评价血清学检测,还有评价其他种类检测方法的性能表现。

我应指出的是,如果我们得到的信息表明某些测试并未达到预期效果,而且可能影响到到检测结果的准确性或是有安全性的风险,那么我们将对测试过程中的所有环节内容进行调查。其中包括投诉。我们将有针对地解决这些问题以保护患者。

我还想说的是,我们几乎已经完成了一个可以公开在我们网站上的血清检测模板。在我们理清所有相应内部参与者的信息后,我们将尽快在我们的网站上提供这些内容。

接下来,我想谈论一下与血清检测有关的科学问题。大多数人可能都知道这一点,但我认为有必要对此重新回顾一下。当我们FDA谈论测试表现时,我们并不是在谈论实验室人员或护理人员为测试结果而进行的分步程序步骤。我们谈论的是测定的灵敏度和特异性。有时根据比较值的不同,我们称灵敏度为阳性一致性百分比,有时又称为特异性为阴性一致性百分比。

这些只是对检测表现的初步了解。此外,了解疾病的流行程度,对实际临床检测性能的影响以及临床检测结果的意义也很重要,尤其是对于血清检测来说。我们通过诸如阳性预测值和阴性预测值之类的信息来判断该检测在某些人群中的影响,以及对实际灵敏度和特异性的影响。

当我们测量灵敏度和特异性时,需要计算95%置信区间。我们仔细地观察了95%置信区间的下限,因为对于测试中涉及的任何给定样本量来说,样本量越小,95%置信区间的扩展范围就越大。

例如,实际上你可以测量到很高的特异性,但是如果样本量较小,95%置信区间的下限就可能会非常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偏爱样本量较大的研究而不是较小的研究。我们已经被授权查看过其中一些高容量,高通量的血清检测中心实验室的测试数据,包括超过对1,000多名患者测试的特异性确认。显然当对较多患者进行测试时,95%置信区间将更窄一些。

尽管范围更窄,但95% 可信度区间的下限对于查看所有可能的结果很重要。我想说的是,某些特异性相当高,在99%的中位数(即99.5、99.6)的下限约为99%。

如果您在患病率为1%的人群中观察阳性预测值,那么我们还不知道COVID-19的实际患病率在美国所有社区中以及从总体上来说百分比是多少。这些都在在进行当中,这些努力对于我们了解如何将给定的测试敏感性和特异性应用于您的具体情况而言非常重要。

但是我只想给出几个参考数字,以便您了解患病率和特异性对实际阳性预测值的影响。阳性预测值是预测阳性结果的正确率,即对一百次计数阳性结果中真正阳性所占的比率。因此,如果您进行的检测特异性为99%(而我在这里使用的是95%置信区间的下限),并且在疾病流行率为1%的人群中进行测量,则您的阳性预测值是49%。这意味着100个阳性结果中只有49个是真正的阳性, 而其余阳性结果则是假阳性结果, 所以您可能错误地认为患者对SARS-CoV-2产生了免疫反应。

如果降低至95%的特异性, 检测相同的1%患病率的人群, 此时阳性预测值将降至15.4%。100个阳性结果中,只有15个是真正的阳性。

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件事是,如果您将两个血清学测试作为成对测试组合在一起,并且需要两个血清学测试都阳性,这会对阳性预测值产生怎样的影响。如果您进行两项高特异性的测试,并且可信度区间的下限和下界相同,则为99%,而人群为相同的1%患病率,则阳性预测值将升至98.9%,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数字。

即使您从特异性较低的血清学检测(特异性为95%)开始,但随后进行了更特异性的方法(99%的特异性)去检测在1%的患病率人群,您的阳性预测值也会上升到94.5%。结果略低于95%,这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数字。

因此,如果血清学测试的信息对您非常重要,我认为首要是要检查他们测试的性能特征,如何将其应用于人群以及阳性结果的真正含义, 也许需要进行一个血清学确认试验的重要性。

我只想简单地谈谈另一件事,那就是人们继续听到有关不当营销或欺诈的投诉。我们有一个投诉欺诈的邮箱地址,我们感谢大家把有关不当营销或欺诈的投诉,通过发送邮件来告诉我们。

我还要提醒您,我们正在积极开展MedWatch。您可以访问FDA MedWatch网站并报告发现的任何问题。我们会审查这些投诉,并据此做出恰当的决定。

我想在我们进行问答环节之前Sara将其简要进展介绍给大家。谢谢。


Sara Brenner

太棒了,谢谢您,Tim。接下来,我将进行简要介绍实验室数据和协调的进展,在这种情况下,了解我们在任何特定时间在美国感染了多少病例有时候被忽视但恰恰是真正重要的方面。对传染病的发生、流行和传播的发现,对于在地方、州和国家各级保护和维护公共卫生的努力是至关重要的。

进而,除非能够以电子方式采用一致的报告,否则由于无法汇总和比较实验室诊断得出的数据,目前的观察工作受到了阻碍。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基础数据的不一致,以及在SARS-CoV-2诊断方法的描述不同,例如,同一原理的测试方法或者是在给出相同类型结果的测试方法,厂家通常冠以不同的方法名称和方式来描述,这样的方式会导致信息含义上的歧义,以及无法汇总或合计统计,解读分析这些信息。

因此,作为公私合作伙伴关系的一部分,FDA和APHL制造商,实验室标准制定者,CDC和HHS的其他机构正在努力确保可以描述SARS-CoV-2的分子诊断检测以及血清学检测,从实验室开始就可以得到统一。

当前正在开展术语代码命名,并将其分配给每个测试项目,以保证测试针对每个样本提出的问题可以从该测试中得出答案范围。这些信息解决了测试方面的不足,确保测试能够按预期的方式开展工作,更好地了解其在现场的表现以及加快验证和其对解释治疗或临床干预方式而言将极为重要。这一切均在进行过程当中,它们的确在提供结果方面发挥了作用。

因此,只需从一开始就以相同的方式描述我们的诊断测试,就可以将这些测试生成的数据用于实时收集更详细的信息,这将有助于我们保护我们自己的国家并重新站立起来。

您可以将疑问问题发送到我们的邮箱:SHIELD-LabCodes@fda.hhs.gov,这样明天我们就可以收到电子邮件,因此,如果您对此信息感兴趣并希望参与此工作,请在明天以后给我们发送电子邮件,谢谢。

Timothy Stenzel

谢谢您,Sara。接线员,我们已经准备好回答听众问题了,谢谢。

Coordinator

好的。如果您想通过电话提问,请按#1,取消静音,并在出现提示时记录您的姓名,提出您的问题,继续按#1,记录下您的名字。如果您需要撤消请求,则按#2。我们的第一个问题来自Douglas Ross,您的电话已经连接。

Douglas Ross

谢谢,也感谢Tim和Sara以及FDA的每个人的辛勤工作,非常感激。我有一个问题,是否会为家庭测试方法创建一个途径。我知道您对批准家庭测试以及个人在家取样非常感兴趣,但是似乎没有特定的家庭测试方法的申报途径, 目前的申报途径只是针对即时检测方法的申报。

Timothy Stenzel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正在努力尽快拿出血清学检测方法的申报模板,甚至今天,那将会很棒。我们正在制定可用于家庭采集和家庭测试的模板,但尚未准备好共享。在此期间,我们要求开发商将其查询发送至CDRH-EUA-templates@fda.hhs.gov。在适当的情况下,我们会很高兴接听电话并讨论我们收到的问题,以期在稳定的设计中共同努力表明测试是准确的,希望回答了您的问题。

Douglas Ross

是的,有没有预计准备就绪的时间表呢?

Timothy Stenzel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正在努力尽快拿出血清学检测方法的申报模板,甚至今天,那将会很棒。我们正在制定可用于家庭采集和家庭测试的模板,但尚未准备好共享。在此期间,我们要求开发商将其查询发送至CDRH-EUA-templates@fda.hhs.gov。在适当的情况下,我们会很高兴接听电话并讨论我们收到的问题,以期在稳定的设计中共同努力表明测试是准确的,希望回答了您的问题。

Douglas Ross

是的,有没有预计准备就绪的时间表呢?

Timothy Stenzel

我们一直在积极地讨论这一问题,并且在与该领域的测试开发人士互动,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内部调整。在我们公开这些之前,我们要确保我们已经对其进行了适当的审查,以便它代表了我们在确保准确测试和安全测试之间的正确平衡以及减轻各方负担方面处于最佳的立足点。所以我们会尽快, 这是优先事项。

Douglas Ross

谢谢您,Tim。

Coordinator

谢谢。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来自Brant Mittler。先生,您的电话已连接。

Brant Mittler

谢谢Stenzel博士。我们之前在这些网络研讨会中讨论了毛细血管与静脉血液的问题,以及必须在CLIA复杂实验室中进行授权的血清学测试的事宜。现在,鉴于斯坦福大学已经发表了至少以预印本形式发表的研究报告,该来自圣克拉拉县研究报告是在人们驾车,将手伸出窗外,用手指血做完,用中国生产的测试诊断试剂盒完成的。洛杉矶县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Hartford在马萨诸塞州切尔西市使用手指棒进行了类似的研究,该试剂盒使用的是另一种测试试剂盒。我想知道您是否仍然持立场,即在用快速检测试剂盒进行血清学检测时,没有科学证据表明毛细血管血等于静脉血。而且,根据刚刚引起我注意的2020年4月8日的HHS指南,该指南指出,持牌药师可以订购和管理COVID-19测试,包括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授权的血清学测试,您是否仍在持这种立场,有执照的卫生专业人员,例如医生,护士或PA不能在CLIA复杂实验室之外快速使用血液检测试剂盒?

Timothy Stenzel

是的,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此,我们欢迎所有开发人员挺身而出,向我们展示他们的数据以进行即时检验。如果可以进行静脉血,则即时检验可能不需要指尖血。我们对指尖血开放为样品类型。我们的血清学模板一旦发布,就会公开描述我们认为最少的患者人数,以证明静脉血和指尖血,或血清和血浆与指尖血之间的等效性,基质等效性。因此,希望不久后将其发布给大家。因此,我们是一个数据驱动的组织,需要提交数据供我们审核。我们一项授权给了指尖血测试。他们已经同意进行后续的上市后研究,以获取我们评估其性能所需的最少指尖血样本数。我们还邀请他们和其他人从护理的角度进行可用性研究,以表明非实验室的非专业人员可以执行准确的测试。因此,我们欢迎为这些用途提交材料,并完全愿意对其进行授权。

Coordinator

谢谢,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来自(Julia Leslie),您的电话已连接。

Julia Leslie

嗨,不好意思,您能听到我说话么?

Timothy Stenzel

是的,可以。

Julia Leslie

嗨,Stenzel博士,非常感谢您所做的所有工作,我一直在研究一些血清学测试,并试图更好地了解将来在市场上将有更多即时检测方法,希望这些高特异性和高灵敏度即时测试可以在未来几周和今年内就有供应,我现在就期盼着呢。

Timothy Stenzel

因此,我们对授权即时检验(分子和血清学)非常感兴趣。正如我在回答上一个问题时所说的那样,我们希望看到的数据是,可以在未经培训的实验室专业人员的情况下,在现场即时测试现场进行准确的测试。而且,如果指尖血是该护理点设置的重要组成部分,则能够看到数据表明该特定测试在该护理点之间是等效的-我的意思是指尖血和也经过评估的另一种样品类型的比较结果。因此,我们认为这是可能的。我们的模板将描述一些我们需要能够看到的最低性能特征,例如敏感性和特异性。一个例子是,如果特异性不够高,我们想了解为什么会这样。也许可能需要对已知的潜在交叉反应呼吸道病原体进行更多的交叉反应测试,以了解该测试的性能。就像我在介绍性发言中所说的那样,即使您进行了非常具体的测试-这些在高质量,高通量的中心实验室测试中的对1000多名患者进行了研究-在某些人群中置信区间的下限为99%,可能没有一个人能为该患者做出重要的临床决策。对于血清学检测来说,进一步进行验证试验是一个关键问题。-即使是基于高性能检测的决策也可能不足以确保您了解该患者的真实情况。希望回答了您的问题。

我还要补充一点,在临床检测点进行的即时检测方法,其测试效能可能低于中心实验室的检测方法的效能。

Julia Leslie

好的,非常感谢您。

Timothy Stenzel

没关系。

Coordinator

谢谢。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来自(Cynthia Flynn),您的电话已连接。

Cynthia Flynn

您好。再次感谢您组织这些网络研讨会,它们很棒。我的问题是,与召回(VTM)有关的Abbott ID Now的问题,我和许多其他实验室主任对于如何只能使用直接交换方法然后如何才能在实验室中验证测试存在很大的疑问。而且我在他们的产品说明书中看不到有关如何执行此操作的任何内容。您是否有有关如何使用ID Now验证直接交换方法的信息?

Timothy Stenzel

对于实验室而言,这更具有挑战性。

Cynthia Flynn

这是必需的…

((串话))

Timothy Stenzel

是的,因此您可以在实验室中设计样品以验证测试。请从VTM中获取已知的阳性患者样本...

Cynthia Flynn

是的。

TimothyStenzel

…了解,如果您进行了一项可以提供循环阈值(CT值)的分子测试,您就可以知道阳性的区域范围在哪里。从而可以在附近找到类似弱阳性或稀释为弱阳性的样品。然后,您可以将其通过用实验室移液管,将样品以重复多份的方式转到鼻咽拭子上,并在Abbott ID Now中对其进行测试。那将是验证你手头上Abbott ID Now性能的一种可行方法…

Cynthia Flynn

没错。

TimothyStenzel

…不必去采集足够多的病人鼻咽拭子样品, 或者说去采集足够多的阳性病人的拭子样品, 就可以进行比较。

Cynthia Flynn

是的...

TimothyStenzel

希望这会有帮助。

Cynthia Flynn

是的,类似于用户自配基质样品,用于质控分析,也可稀释到拭子上作为样品使用。

TimothyStenzel

是的。

Cynthia Flynn

我在思考,对于血清检测…

TimothyStenzel

您还可能将其进一步稀释,直到成为阴性…

Cynthia Flynn

对。

TimothyStenzel

…我指的是样本成为阴性。

Cynthia Flynn

对。

TimothyStenzel

…以便您测试鼻拭子中存在的潜在干扰物质。

Cynthia Flynn

是的。然后我的另一个问题是关于您正在进行的血清检测研究,很高兴您正在进行中。但是您打算在何时进行噬菌斑研究吗?以便我们可以得知自己是否从这种类型的测试中获得了真正的中和抗体。

TimothyStenzel

是的。我的意思是,如果您真的想了解产生抵抗感染的抗体的适应性免疫反应,那么您也会想知道是否存在中和抗体。而且对于那些正在寻找使用治愈者的血浆治疗患者的可能性的临床医生,他们也可能想知道是否存在中和抗体。因此,我们正在与一些中和抗体测试的研发者进行初期对话。这种测试并不是实验室日常进行的常规检测。

Cynthia Flynn

能理解。

TimothyStenzel

您知道,进行这样的测试不太容易。所以我们希望看到更多检测的研发人员可以检测中和抗体。那将提供很多有用信息。

在某些情况下,我们确实愿意与一些研发人员尝试找到这种相关性…

Cynthia Flynn

是。

TimothyStenzel

在进行抗体检测的同时,显示同样的样品中是否存在有中和抗体。但不幸的是,是否所有免疫反应中产生的抗体都会具有中和抗体的能力,这一点我们仍不是很清楚。因此,对于那些并非被设计为检测特定中和抗体的检测方法来说,让它们能够做任何定量检测是一个挑战。

Cynthia Flynn

没错。

TimothyStenzel

因此,我们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尽管这些血清检测方法中的某些方法可以准确地检测出由感染引起的抗体确实存在,但这些抗体并不等同于免疫力或能够抵抗感染的能力。

Cynthia Flynn

是这样。

TimothyStenzel

希望这是您想要的回答。

Cynthia Flynn

是的。非常感谢您。再见。

TimothyStenzel

不客气。

Coordinator

感谢您的回答。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来自(Ariana Hawkins)。已经接通了您的电话。

Ariana Hawkins

谢谢。感谢您接听电话。我的问题是,上周或上上周,您提到要分配资源来制定快速检测病毒免疫测定法的模板。我只是想问您是否知道这方面的进展如何。

TimothyStenzel

好的,我们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完成血清学检测的模板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快速抗原测试是下一个优先事项。并且我们邀请所有研发人员来与我们对话。我们已经批准了许多其他呼吸道病原体的快速抗原检测方法,所以对此有比较全面的了解。我们还知道前鼻孔可能藏有足够的病毒,这将使这些快速抗原检测看似可靠。如果它们的测试性能与通过快速流感检测的新标准相匹配,那将是非常理想的。

Ariana Hawkins

好的。那有什么问题吗?我知道我们可能不应该问其他问题,但是关于检测和比较使用分子检测——PCR检测作为检测方式,是否存在任何顾虑?因为那些检测方法显然比普通氨基检测方法更加灵敏。

TimothyStenzel

我认为有兴趣的实验室以及对SARS-CoV-2快速抗原检测感兴趣的其他医疗专业人员,将会想知道抗原检测方法和分子生物学检测方法的性能比较。

Ariana Hawkins

是的。

TimothyStenzel

所以可能会要做有一个比较出色的性能比较。

Ariana Hawkins

好的。是这样。谢谢您。

TimothyStenzel

嗯。

Coordinator

谢谢。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来自(Shannon Clark)。电话已经接通了。

Shannon Clark

您好。我是Wise User的 (Shannon Clark)。我们专门从事家庭测试用的诊断产品。听了前面的对话,我想知道如果我们为您提供家用血清测试的模板,会对您有所帮助吗?

TimothyStenzel

感谢您的协助。我们不能保证会采纳您的想法,但您可以将您的想法发送到我们的电子邮箱CDRH-EUA-templates@fda.hhs.gov,我们将会查看并进行研究。

Shannon Clark

好的,我们会发邮件的。我们一直在与FDA人为因素团队合作进行另一个研究项目的修复协议。所以我们将利用这一优势,在今天结束之前发送一些信息。但这实际上不是我想问的问题。我的问题是关于家庭可用性测试的像素。假设该测试已经开始,您是否需要15个非专业人士来进行该项测试?以及这是否是一项具有临床终点的临床家庭可用性研究,而不是仅仅是一项非临床终点的纯粹可用性研究?

TimothyStenzel

这是一种模拟的家庭使用测试,在这种环境下没有经验的人们只能根据试剂盒中的操作说明,自行采集鼻拭子样品。我们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评估采样方法是否适当,使用这种家庭或自我采集的分析的关键点,是有一个样品内对照能够评估他们获得的样品是否适用。

Shannon Clark

没错。非常感谢您。再告知您一遍,这里是User Wise的(Shannon Clark)。今天晚些时候您将会收到我的团队提供的家用血清验证的模版。

Timothy Stenzel

谢谢,(Shannon)

Coordinator

谢谢。我下个问题来自Carney女士。您的线路已接通。

Carney

嗨。我有两个问题。一个是交叉反应。我们正在对IgM/IgG抗体进行测试,我们有一个被推荐的七项标志物的组合样品,但我们测不到全部七项标志。我们只测到五个, 不知是否可以吗?第二个问题是抗体分型的特异性。您能解释一下我们如何证明我们的方法可以检测IgG和IgM吗?

Timothy Stenzel

所以希望我们的模板能尽快出来,帮助解释很多与您类似的情况。在此期间,您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模板与我们的专家FDA工作人员联系。但是一般来说,有其他的替代方法来实现对交叉反应性的充分评估。举个例子,很明显,更多已知的样本,有已知的恢复期血浆或血清,特定于某些呼吸道病毒,这对我们的评估是有帮助的。然而,您可以测试最最低限度的阴性样品——各种各样的阴性——其中一些是COVID-19流行前的样品但不是特别陈旧。我们希望看到最近接触过各种呼吸道病原体的人。所以通过简单的评估,您知道,足够多的阴性患者可以得到潜在交叉反应的替代评估——尤其当它与一般人群相关时。这是另一种方法。模板会显示最低限度的阴性样品数,我现在不想说是因为它们还没有完全被公开。但我们会尽快在我们的网站上公布。在此期间,您可以从我们的工作人员那里得到这些数据。所以有两种不同的替代方法来评估交叉反应性。至于抗体分型的特异性,我们的模板也会列出实现它的多种方法。一个是您可能有很好的定性过的抗IgG,抗IgM抗体用于检测。如果这些抗体已经过很好的定性测试而且在其它检测上呈现很好的特征,那么之前的研究则可作为依据。还有一些化学方法可以很好地实现这一点,这些方法将在模板中列出,现在请您等待最终的批准。

Carney

好的。我们很快做个验证,但是如果它不正确,我们还可以使用模板吗,或者它如何展开工作?

Timothy Stenzel

通过路径C或D,开发人员可以告知我们他们已经完成了验证和开始市场启动。如果您对EUA授权感兴趣,我们在收到EUA文件包时将查看您所进行的研究和研究设计的可接受性。如果没有导致不准确结果的外部风险迹象,我们将与您合作,并允许厂商留在市场,而我们继续评估潜在的其它研究。这就是我们多年来处理类似情况的普遍方法。

Carney

好的,感谢。

Timothy Stenzel

好的。

Coordinator

谢谢。再次提醒大家,请限定只问一个问题。下一个问题来自(Michael Ross)。同样,一个问题。

Michael Ross

好的。

Coordinator

线路已接通。(Michael Ross)

Michael Ross

万分感谢。非常值得赞赏的是,疾病流行率与检测方法的特异性的讨论,我们就有过同样的讨论。我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之前已经讨论过了,但仍然不清楚。我回顾上次会议,如果取得EUA,您或许可以被允许在非CLIA实验室使用。然而,既然FDA不控制CLIA,它是如何工作的呢? 机制是什么?

Timothy Stenzel

是的。首先,那些通过C或D途径通知我们的开发人员自动被归入高复杂性的类别。那些应该是我们已经列出的,那些应该被指定在我们的FAQ页面上,现在像H一样的高复杂性。一旦我们能够授权他们,如果我们授权他们中度复杂的情况和或波动的情况,网站授权将更新该信息,网站也将更新。因此,我们采用传统的方法来评估一种技术是否适合于高复杂性环境之外的环境——它是否可以是中等复杂的环境,或者是一个豁免的环境。我们不会像在紧急情况下那样做一个正式的复杂性判断。我们在FDA的办公室在法律上负责对CLIA分类进行评估。这项任务已分配给我们办公室,我们有在这方面有经验的工作人员。在紧急情况下,法律允许我们将测试视为中等复杂性的或豁免性的测试方法。它不是一个正式的分类。我们在我们的授权函和开发者使用说明中允许的语言中明确了这一状态。我们也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公开。

Michael Ross

这很好,因为我们确实与当地主要的医院团体有一些疑问,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混乱的点。但我现在明白了。

Timothy Stenzel

好的。不客气也谢谢你!

Coordinator

下一个问题来自(Karen Richards)。你的电话接通了。

Karen Richards

嗨。我是(Karen)。您能听到我吗?

Timothy Stenzel

可以。

Karen Richards

好的。如果您是一个使用FDA批准的EUA分子测试的高复杂性实验室,该测试被授权用于呼吸道样本,如果该实验室想要验证并使用唾液作为样本类型,FDA是否要求提交EUA申请? 他们可以在他们的CLIA许可下执行验证吗?

Timothy Stenzel

好的。所以这经常涉及到一个样品收集装置它没有被正式的包括在COVID-19诊断情况下。我们也看到一些对唾液测试的数据,但这些数据并不适合临床使用。所以我们目前要求想应用唾液的开发人员——我们鼓励这么做因为我们显然已经授权一个这样的测试,来和我们一起讨论他们的设计并确保任何数据生成,对我们来说数据已经足够好,看起来不错。您知道,直到有一天我们可以确定唾液的真实状况,我们可以预测它的表现,我们认为这是目前最安全的方法。虽然有一些数据不够好,不足以支持它,但是我们目前还不知道所有的样品影响因素,例如,样品的保存,运输,提取制备,以及选择何种测试方法更适合唾液样本。

Karen Richards

谢谢。

Timothy Stenzel

不客气。

Coordinator

感谢。我们下个提问来自(Daniel Schultz)。您的线路已接通。

Daniel Schultz

非常感谢。我只是非常感谢您们所有人的公开和透明。我是LifeNet Health的医疗主任兼医疗事务副总裁,我是一名验尸病理学家。我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衡量测定表现——也就是人口中的真实阳性率——我们用什么方法来衡量呢? 我们没有看到尸体解剖。我们通常看不到组织取样。用什么方法来测量真实的阳性率?

Timothy Stenzel

好的。广泛的分子测试可能会有所帮助,当病人正在排出可检测到的病毒并且化验效果也不错,但这只是告诉您一个快照的时间点。血清学方法可能是更好的方法来评估在特定人口之下什么是真正的流行率。我所见过的一些研究可能只局限于一种测试的表现也许是一种即时测试它的真正表现特征,真正的特异性可能还不完全清楚。所以当您做评估时可能会说我们只做了100个样本。它们都是阴性的。因此,我们的特异性是100%。但情况不一定如此。使用统计数据,将95%置信区间应用于数据集是很重要的。所以您拥有的时间越长时间点越多,您就越有信心知道测试方法的效能。我认为,通过血清学检测手段来评估患病率的最佳方法,是采用两种性能非常高但不同的检测方法,利用不同的抗原(不是相同的抗原)来检测这些抗体。您可能仅限于使用IgG,这可能是最重要的抗体。IgM有时甚至在特异性方面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因此,如果您看两个高性能的IgG测试——它可能只是一个组合测试的IgG组成部分——如果它们都是阳性的,您就能确定是否对人群中患病率的评估将会更大。如果您选择测试相对高的灵敏度,就不会在应有的阳性中丢掉很多灵敏度的测试。例如,即使这两个测试的敏感度只有90%,您要求综合阳性结果的整体敏感度也只有81%左右。很明显,两种血清学测试的敏感度越高,您的敏感度下降得越低。但是知道了这些血清学测试中很多样本的真实性能会让您更好地估计性能特征的范围,您可以把它考虑进去。但我还是认为保守的做法是您应该取95% 置信水平,在敏感性和特异性计算上不要超过这个范围。希望有帮助。

Daniel Schultz

是的。非常感谢。有时候这些患病率的数字和真实的阳性率之间似乎有一点魔幻,只不过,我们肯定这些数字只是估算的而已。谢谢。

Timothy Stenze

好的,不客气。

Coordinator

谢谢。现在我要把今天的电话接回到Irene Aihie女士这边。

Irene Aihie

谢谢。我是Irene Aihie。感谢大家的参与和提问。今天的报告和文字记录将于4月27日(星期一)之前发布在CDRH学习网站www.fda.gov/training/cdrhlearn上。如果您对今天的讲座还有其他问题,请使用电子邮件地址CDRH-EUA-Templates@fda.hhs.gov。一如既往,我们感谢您的反馈。在今天的报告结束后,请完成一个关于对FDA CDRH虚拟市政厅经历的13个简短问题问卷。在今天的现场会议结束后可立即在www.fda.gov/cdrhwebinar上找到这个问卷。再次感谢大家的参与,今天的讨论到此结束。

Coordinator

感谢参加今天的会议。连线可以断开了。




1.png
2.png
3.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相关 / 推荐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HOT • 推荐